主页 > 自然掌机 >2017 第 54 届金马奖大预测(下):这次战情与风向往哪 >

2017 第 54 届金马奖大预测(下):这次战情与风向往哪

2020-05-23


文/翁煌德

最佳导演:杨雅喆 v s张艾嘉 vs 文晏

如果《大佛普拉斯》能一举夺得最佳剧情片,那最佳导演就是张艾嘉对决杨雅喆的态势。但有鑒于杨雅喆所执导的《血观音》一举统合整部片的剧本叙事与繁複的技术面,且带领吴可熙脱胎换骨,更向世人展现了童星文淇的潜力,拿下最佳导演奖应是当之无愧。如果《相爱相亲》获得最佳影片,那这项将更无悬念。

若论黑马,文晏的可能性大一些。只是金马奖自第 16 届分设最佳原创与改编剧本入围名单以来,最佳导演执导作未入围剧本奖的案例也只发生 7 次,显然剧本故事是否出色也可能成为评审不自觉地判断準则,文晏和耿军显然吃亏。此外,金马奖史上从未有最佳导演奖得主作品未入围剧情片奖,因此许鞍华基本上陪跑。

最佳新导演:黄信尧拨乱反正

本项不用细述。去年获得最佳剧情片的《八月》导演张大磊在新导演一项意外失足,被批为违反逻辑,今年应能拨乱反正。事实上,《大佛普拉斯》的黄信尧即便入围最佳导演也是合理之事。

最佳男主角:「老兽」涂们一夫当关

田壮壮无望重现冯小刚以名导之姿获奖的奇蹟,主因当然是戏份太少;黄渤展现了前所未有的层次感,打破过去大家对这名演员的定见,但因为电影晦涩难懂,基本上很少人能明白角色的层次转变是从何而来;金城武在《摆渡人》同样也受限戏份,入围基本上只是为名单添「星」意;庄凯勛表演可圈可点,但随着故事揭秘,方能发觉他的情感转折其实经不起推敲。

作为《老兽》片中的「老兽」,具有强大存在感的涂们一人撑起了整片,刚柔并济的表演展现,是生涯集大成之作。金马奖是时候该给涂们一次弥补,他早在 2015 年就应以《告别》问鼎金马影帝。

最佳女主角:尹馨 vs 惠英红 vs 张艾嘉

金马奖厚爱舒淇,却反而像是害了她,包括《西游降魔篇》在内几次以喜剧表演入围金马,其实只是徒增她的陪榜次数,她在《健忘村》的表演基本上无法与其他演员相提并论;14 岁的天才演员文淇在《嘉年华》是双女主之一,戏份被分散,较为内敛的诠释难敌其他 3 位前辈。

本项基本上是张艾嘉、惠英红、尹馨三强鼎立的局势,但是光论起戏份,张姐是双女主之一(或广义说是三女主)、红姐一样是三女主之一。比起一人撑起全场,卸下贵气扮演底层悲情女的尹馨,其实两位老戏骨不见得能讨到便宜。如非尹馨获奖,张姐应更值得看好,只怕评审嫌她的表演太水準发挥(一如梅莉史翠普的困扰)。

最佳男配角:李淳 vs 陈竹昇(其实吴朋奉更胜一筹)

有着画龙点睛意义的梁家辉戏份太少,入围是金马表示尊敬,基本上得奖可能小,与许鞍华入围导演奖意义相等;雷佳音展现了市儈、狡诈、忠心等等丰富面向,但受限角色较为平面的刻画,无法展现具有说服力的层次转换;戴立忍只是一贯水準演出,前年若能以《爱琳娜》(2015)提名,应使人更服气。

在《阿莉芙》饰演变性人的陈竹昇虽令人印象最为深刻,且没有功劳也有苦劳,一口气演出了《健忘村》《癡情男子汉》《大佛普拉斯》与《嘉年华》等 5 部入围本届金马奖的电影,评审不难对他的印象深刻。但单以本片来看,吴朋奉的表演气场其实比他更强,却反而是吴被排除在金马奖外,难以使人信服。

一改《风中家族》(2015)的憨直形象,展现变态风貌的李淳或许可能赢得评审青睐。型与神都陷入疯魔的李淳,证明了他的表演广度,但口条上仍难脱 ABC 感,仍有些吃亏。

最佳女配角:吴彦姝 vs 文淇

整体来看,5 位入围者的表演虽各自精彩,但《接线员》中的陈湘琪和《明月几时有》中的叶德娴都遭到未尽可信的角色塑造给拖累,可率先排除。许玮甯在《红衣小女孩2》中饰演鬼附身,但用力有些过猛,大概无法得到评审一致的认可。

本项应是《血观音》的文淇与《相爱相亲》的吴彦姝对决,相差 65 岁如此难分轩轾,如果评审愿意祭出双黄蛋该是何等美事(去年用了一次,已引起非议)。然而,若非要选择一位,吴彦姝的可能性较大。文淇的表演基本上与《嘉年华》的分别并不大,也是因为角色个性大致相似,心怀不轨的评审大可质疑她是不是只有一种演法。而饰演倔强姥姥的吴彦姝,在片中惜字如金,一出口、一出声不是惹人笑就是惹人哭,虽非主角,却牵引了观众的情感,最佳女配角一奖,应是当之无愧。不过,如果金马奖有”write-in”制度,而我刚好握有一票,还是会将票投给《血观音》的吴可熙。

最佳新演员:瑞玛席丹 vs 张傲月

连续两年本项都出现太不够格的入围者,去年是《失控谎言》的陈庭妮,今年是《红衣小女孩2》的吴念轩。虽然虎爷一角的确令人印象深刻,但演员或角色的个人魅力不应随意纳入演员奖项评选,评审的这项决定导致《嘉年华》的周美君等女演员被排除在外,令人遗憾。

最终得主较有可能从瑞玛席丹和张傲月两人之中产生,两位演员分别在自己的作品都有着显着的存在感。瑞玛席丹是以纯粹地生活感贯注在她所饰演的角色之中,自在而深切;舞蹈家出身的张傲月则偏重展示他的能量,对片中高强度的武打场面,他的演出堪称游刃有余。经过长考,笔者愿意看好整体给人感受最为耳目一新,也最有明星潜力的瑞玛席丹。

最佳原着剧本:《血观音》vs《相爱相亲》

这组无疑是今年金马奖的死亡之组之一,撇除掉《阿莉芙》之外,其他四作都各有特点。只是《老兽》的部分转折不尽然具有说服力,收场也必然引起争议,或可排除在外;《大世界》倚赖太多巧合串接,缺失暴露无遗。

最终应是《血观音》与《相爱相亲》的捉对厮杀。两部作品都在自身设立的格局底下做到极致,只是评审们应该相当清楚《血观音》的类型尝试对台湾电影是多大的跃进,应更值得看好。

最佳改编剧本战情:《大佛普拉斯》vs《芳华》

本项开出的名单堪称今届金马奖最怪异,因为《摆渡人》和《刀背藏身》的剧本恰是两作最受诟病之处,却双双入围,让《29+1》等出色的改编电影情何以堪。奇片《村戏》的剧本企图心宏大,但受限导演叙事功力,成了佳句多于佳章的窘况,未能充分展现优势。

本项应是《大佛普拉斯》与《芳华》二选一,只是后者戏剧性更强,以文工团小人物出发,娓娓道出了荡气迴肠的中国现代演进史,更值得被看好。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